23
2016
11

职场老兵之转业生存与雄起

  我从TX行业出来后,用桂系的三民主义思想周游选了一个企业文化风格较为相似的企业,也就是听一些老乡讲的长年招人的某某和(这里我就不曝光公司名了,免得以为我在写广告),好不容易选了它,经过三番四次的面试,进去之后从一线的生产员工开始,试工GF车间投料,打包(均干不了)……后来因生产企业经营及场地规划,另一个GJ车间要搬迁到另一处有些人员离开了,我才进了GJ车间做打包,先后在该车间两个班干活,经历有好几个工位,因为是集体计件的工作,所以贴标签,打印日期,涂油,装盒子,搬物料,等等简单、重复、要求高的上下工序工位都需要学会。刚开始天天我都是最累的那个,手痛最明显,到拿筷子也拿不稳的程度[我有动摇过但没有离去安了心下来],每天回来贴药膏都贴好几贴,直到能赶上车间当时员工的速度,这个时间我用了将近三个月。这期间工厂扩大仓库就烧焊做棚架,用意是把几个仓库之间的走廊连起来,烧焊的师傅有一个烧起了明火他自己怕了也懵了……适逢我和GF车间的一个投料工位员工还有一个生产工艺员路过,我和投料工位员工赶紧一人拿一桶沙把火盖住,生产工艺员找灭火器,因为火势虽猛我们倒的前两桶沙盖的是火苗窜向的位置,相当于防止扩大了,再倒两桶就灭了,结果生产工艺员拿来的灭火器还没开喷就没有机会表现了,也因为这件事和这两个人熟了,这件事后来不知道谁传开了,我所在车间的新任主管找我谈话,有提到说上报上级表扬或争取些荣誉在征询我的想法,我当时有点意外也有点矛盾,意外是她怎么知道的?矛盾是可能没有人会相信一个刚进来还没有培训过的员工会懂得主动灭火?我也想踏踏实实工作,刚安了心还不想冒头,也想看看公司中层怎么看待这件事,然后过了好几天这件事自然消息了,之后没有经理级以上人员提到过,我就想这说明公司存在上下沟通不畅或者一线领导都是新换的,再过一段时间果然发现是这么回事,原GJ车间主管去了GF车间,原GF车间的好像是辞职,生产工艺部优秀工艺员排一个到GJ车间接管(所以她知道我参与了扑火这事),设备部也是新任经理……所以,对应一个成熟的工厂,这事情就都在情理之中……

  没多久工作刚顺手点,自己在所在车间就犯了点小错误,没有细心看打印日期的印章,打印错了生产包装材料的日期,可能差点因此被开除了,好在新任主管觉得事情有点蹊跷,估计是她想着我灭火那件事觉得我是有责任意识的人只是稍微单独谈了一会叫我多仔细注意(其实这事情完全还原出来的话确实有点被暗算的感觉,我想想自己才来没多就工作慢点和懒点是因为不懂工作细节和工序,我想想涉及好几个人就没说什么,要说了谁还会告诉我工作细节或注意事项,后来的事实也几乎印证了我的想法…太多芝麻绿豆我就不说了,可以理解,人都想上位嘛……后来是车间里的一个比我年轻小女孩告诉了我很多,说实话我很感激她,她随车间搬过去不久就当了新场地的生产工艺员)后来又有点什么事情,具体的忘记了,让我移到了该车间的另外一个班……然后在这个班做了一个多月,物料部门招仓管,我就写申请没下文,这个班后来是一个WNJ车间主管代管着,都工作三个月了我就问班长转正的事,他就推给WNJ车间主管,我找了该主管才办了转正……后来这个班又一分为二,我所编列部分搬到跟之前那个班汇合,到了这边引进了一台半自动的机器,之前打包的那点速度又成了这里的倒数第一,我说打包打到上火流鼻血一点也不夸张,我有一天真的流鼻血,我想我好歹也摸了几年的键盘,别人用一个手,我用两个手应该不是问题,后来我的这招打包功夫想法被我练成了……然后一干就一年多,新场地这里又有仓管的位置我又报名了,简单聊了一下好像没机会,一起过来的另一个同事(也算得上是同行,他原先在华强北工作过)都调去了设备部,然后我顶他工位领物料,又做了一阵子,应该差不多半年,这时候我难免有所消极的[PS:几乎同期,广州那边有一个日资背景的企业发来邀请,开的薪酬是当时在工厂的11倍左右,是以前工作的3倍多,而且对方的人不知道从哪里知道我的银行卡直接先发了三个月的薪酬,我是有些激动的,后来我重新想想,现在这家是我当初自己好不容易挑选的一家企业,觉得应该有的能人还没见着就走了吗?而且还是往日资企业去,想想真过去可能容易惹上“莫须有”可能就过得铁窗生活……我后来请假去广州当面去退了钱给人家的……],回来不久,厂里生产工艺部的主管说她的部门也缺人,也来跟我所在车间主管了解了解的情况,可能车间主管跟她说了我以前在另一边参与过灭火的那件事吧,然后简单聊了一下就让我进了生产工艺部。

  我刚过去生产工艺部基本上也只是跟着生产工艺部老员工看看而已起不了什么作用,之前受车间老员工的一些说法影响一直认为生产工艺员是一帮没事干挑事的人,直到接触到一些异常数据整理才明白了其实生产工艺员相当于车间定向随员质量监督巡查检验而侧重生产过程保障的岗位,也算是成熟工厂对待一些员工人性弱点的预防措施吧。

  随着生产工艺部老员工(也就是带我的师傅,其实他比我年轻)调岗到了设备部[事情过了好一阵我隐约觉得像是针对性的隔离审查,带我的这位师傅是一位资深的建筑TL研发工程师的亲属],我开始了独自上岗,在工作中陆续也出现了一些问题,比如车间生产是有生产工艺规范工序顺序和工作岗位细节来保障产品量产品质的相对稳定,而车间的老员工看着新来的生产工艺员多少有些不服气,为了工作效率可能不按工艺规范来操作生产,这样很容易造成人为性生产产品质量不稳定,而且有可能成废品的,我一度出现与JT车间生产员工发生争执,也有因此惊动领导的领导,也就是中心的头头,我压力特大,我分属的责任区域一生产都是几吨起的,相当于量产的主产区。每次工作完成了我都很花时间去恶补相关的知识,部门内的已有相关纸质文件权限所及统统都过一遍,然后跟部门主管请教一部分工作经验和工作的细节,部门主管一般知无不言。那时候周末休息时间我也自己跑到部门里面来看电子资料,坚持了一段时间把近两年的资料都看个遍,还有部门工作总结分享会上主管提到可以拿车间生产材料回来做实验,这当时对我来说就是好消息[我正想这么干,车间是讲7S管理的,拿车间材料会影响他们的损耗,我一个新到这个部门的人就没敢进一步想]……然后又做了一系列的模拟实验,我自行采用排列组合型/计算机学科的冒泡法/电路里与或非等方法来做的,其中心得体会有上了大台阶,当然这期间也没少在网上找资料来自己学习,时间,汗水,熬夜都没有白费,还有犯下失误后自己私下扣罚自己的钱拿来买JZTL行业的书籍也没有白费,我很快就被另外一个中心的JZTL资深技术研发工程师也是负责人引起注意并得到对等交流的礼遇……我也不敢自大,我想应该是我相关知识掌握体系化程度已经超越了生产需要,使得一长段时间产品得以生产稳定以及一次合格率提高了。品管部负责人也为此惊讶,一度派其所在部两个人员专门在我工作的时间里我的责任区域来跟我[可能他们先质疑,他们也不知道我下了多少功夫],最后没有发现我或者JT车间员工有不对的地方,只是就我以上岗时间前后自比就知道,除了我专业知识以外,我对车间员工操作的要求也同步提高,我是以备代需的方式,进一步对工序执行的阶段结果合格判断[纯人工判断]。JT车间员工对待大批量产的态度开始大转弯,因为他们的休息时间变长了,合格率也上去了,他们大部分人对我开始恭敬些了,在他们眼里我应该是拯救了他们的休息时间吧,提前合格提前分装提前完工提前下班提前休息薪酬也没少。而且这段时间我也引导几个努力干活同时失误率也高的JT车间老员工,主要是要求他们要以备代需,以及操作要求高于现有标准,到后来连那位失误率最高的老员工行为习惯也改过来了,记得我当时候绞尽脑汁了好一段时间……到后来这个人成了这个车间的投料班班长[我是离开这个企业1年后回来买这个车间的产品的时候才知道的]。

  没多久,另外一个中心管理公司各种资料材料的属于公司的保密与决策的服务部门的中层领导找我谈话,她说她的部门缺人,我当时觉得有点事情可能被扯上了,我当时也觉得很过意不去……还有就是生产工艺部主管,也是我低谷徘徊的时候拉我一把的人要辞工回家结婚了,即将新上任接管的经理可能一开始不怎么了解情况,日常沟通中我不排除她有逐个换人的想法和做法,这个时候,上次找我谈话的中层领导又来找我说要给我换换工作环境,我于是调到了这位领导所管辖的部门而原来预应在生产工艺部工作的时间也就没有履行到位,细聊了之后发现是规划成立新部门又是IT行业,算得上是老本行我当然会考虑,而且我也觉得公司也该必须要往互联网加大投入了,只是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上头的决策计划搁浅了[从后来的两三年来看,这个搁置的决策是失误的,否则这个企业的扩张就不只是现在的程度而言]……而后行业的国产龙头HR被某W外企收购后搞大促销,发OEM产品过来做,这期间我又暂时调回支援生产工艺部到JT车间,由于两边部门的中层都很熟,我也愿意过去帮忙,没有出任命或调遣行政文件,于是有些见针插缝的不利于团结的言论在有些人的无意传播中散开了,传到我这里就已经来不及了,我的直属领导想必没少挨非议,甚至一度讹传……我开始反思自己,假如那个IT部门没有成立,那我可能也没有什么多大的空间,我过来可不是想修修电脑的哈……

  我自己通过一些方法,也是古老的办法来决定去留,并没有合适的结论……之后,电话请教一位老前辈,他告诉我以我所居住的地方为点的某方位有一对石,于某时刻前往带回……若干天内若这对石受染,则退。刚开始,我隔两三天就过去该方位,并无发现,我以为是老前辈开玩笑,又鉴于其过往应验之力度……直到老前辈告知的时刻的前一天我出于好奇又去看了一下,也是毫无发现……到了当天我刻意提前前往,可是前往的路上偏偏又是有车堵住了去路,等我到达的时刻也刚刚过了几分钟,这次真的看到了一黑一白的一对小石头在河边,原来这对石头是昨晚此地的河堤有人拉闸放水后才显现了出来,我于是带了回去,每天早上和晚上都洗一遍,大概过了两周,这对石头果然上了褐色的斑点……所以后来我就宴请这些年相处过的同事一起吃吃饭,即是感恩相识一场,也是该道别了。对于席间的言语挽留,我也道明此事。还有因此而辜负了的刚进来这个公司的那个车间的主管安排的一番美意,她虽然没有明说在帮我相亲,但我感受到了,我一直非常感谢她,以前没有明说,在这里我也记录一下。但我明白自己将要离开这里,而别人眼中的我或许正是即将委以重任的时刻……我离开前所在部门领导找我谈,说我要喜欢在JSZX工作也可以帮我协调过去,这份心意我明白,我回复她我外出进修两年,回去自然也是一夜未眠啊……到了快离开的前几天,我领导的车刚好需要打气喊我帮她这个忙,我答应了。我在下班的时候,也是厂区里人走动最多的时候骑到设备部去帮充好气,[碰巧我也想借个什么事情来表示一下我离开不是因为某些传言,而是我自己的选择]……

  从这里出去之后我先回了趟家,没过几天,我在天河区的一个IT界朋友内推到他所在公司去了……

  当初若留下,或许会有大变动,而我前途未卜……一个从小就在桂系历史熏陶的后来人,不兴“剃头”风。我退了出来。

  据说我离开后的2年内,这家公司的骨干陆续走了一批,几个中心的头头几乎都先后离开了,我跟他们并无多少联系,也不在我离开前宴请的行列,所以真实原因我也觉得是个谜。

                                           2013年8月1日首次对工作室成员公开

                             2015年重新整理后元月对部分好友公开

                                       2017年在博客公开,年中转载到QQ空间                                    

                                                                 

« 上一篇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